学习基地

?找回密码
?加入基地
搜索
热搜: discuz 网站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时光十年 ejviml2k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
1? ?

  成都(N30.67,E104.06),夏河(N35.12,E102.31),一个位于四川盆地,一个处在青藏高原。从温带图上看成都到夏河,不过跨越了一个温度带。而当我站在夹杂着雪花的寒风中瑟瑟发抖时,我突然发现自己又一次低估了两地的距离。仔细想想,春去秋来,距离上次失算已有十年光景。如今的小县城游客匆匆已不在落魄,而我却是一如之前般狼狈。? ?

  十年前,爸爸妈妈在日复一日的争吵中决定放弃这个家。他们象征性的询问我的意见,我却不置可否。一个只剩下躯壳的家,带给我的只有无尽的孤寂和的吵闹,没有了温暖和幸福,还不如成全他们。当时只有十五岁的我,却成熟的一塌糊涂。? ?

  最后,爸爸带着我净身出户,妈妈在沙发上哭的稀里哗啦的。按外婆的话说,妈妈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,又怎么照顾我。? ?

  爸爸去年就申请到西北地区支教,我也不想去深究到底是偶然还是刻意,只是百度了一下即将要去之地―夏河。看到图片中虔诚庄严的拉不楞寺、一望无垠的桑科草原以及那湛蓝的天空。我仿佛听到了僧人念经的喃喃,看到了信步悠闲的牛羊,我想或许我是属于那里。车子缓缓驶动,阳光透过窗户,慵懒地撒在我的脸上。? ?

  2? ?

  车子到达县城时,已经第二天早晨,没有想象中的艳阳,大风席卷着沙尘扑面而来。密密麻麻的土丕房,经幡随风飘扬,远处草原上零星的几座藏包,牛羊悠闲的吃着枯黄的草。? ?

  我只穿了一件单衣,寒风不知疲倦的呼啸,我努力抱紧自己,希望留住零星温暖,昏沉的天际仿佛也在嘲笑我这个异乡人。? ?

  “很冷吧,这里有围巾,还有手套。”? ?

  在我愣神的时候,黑色的围巾带着它主人的体温就这样系在我脖子上。入眼是一双温暖明亮的眸子,像山涧的清泉,干净的不像话,我的心微微悸动了一下。? ?

  我晃晃头,避过他递过来的手套:“你是谁?”? ?

  他指了指爸爸身边的男人:“你就是杜诺吧,我爸爸和杜叔是大学同学,我叫蔺天宇,以后你们就住在我家。”他拖过我的行李,向巷子里走去。我向爸爸的方向望去,他也示意我跟上。? ?

  在小巷子里转了无数次后,出现一个藏式木制的小二楼,砖红色油漆斑痕累累,透出灰黑的木头,无处不显示着历史悠远。院子的角落,整整齐齐的划出了两块菜地,看来女主人十分勤快。? ?

  “这以前是一家土司的房子,后来我们家就搬到了这,十几年了,房子也老了,不过‘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’。”他挠挠头。? ?

  “没关系,有住的地方就好了,如果妈妈来的话,肯定会抱怨好久……呵呵,忘了浙江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走,她不会来的。”我对他笑了笑,先他一步走进楼里。? ?

  二楼一个高挑的身影引起我的注意,女孩穿着美丽的藏服,双目望着天边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? ?

  她听到这边的声音,转过身来,脸上挂着藏族人的热情说:“哈哈,你是爸说的杜诺吧,爸接你都不告诉我,都商量好了让我去接你的。”? ?

  我笑了笑:“没关系,现在不是见到了嘛,你是?”? ?

  “嘿嘿,我是达娃卓玛,藏语中达娃是月亮意思,卓玛是女神的意思,所以,我就是月亮女神。”? ?

  在当时,女神这个词并不是如此通用的年代,若是没有一点资本,说去就成了笑话。但白癜风的治疗过程她确实有,肤如凝脂,睫毛弯弯,黑白分明的眼睛站起来像是初? ?

  升的月亮。这么看,又有一点都不像在这个西北风盛行的地方生活的姑娘了。? ?

  “有的人说起大话来,真的是脸不红心不跳啊。”蔺天宇捏了一下她的脸,“达达是我妹妹,人是挺漂亮的,就是脑子缺根弦,呆头呆脑的。”? ?

  卓玛瞬间涨红了脸,把我拉到她这边:“哼,小诺子,我告诉你,死木头虽然丑了点,个子矮了点,其他的还是很好的。家里洗衣做饭都是他的,对了,看见院子里的菜园子了吧,偷偷告诉你哦,是他弄的哦,以后绝对是家庭主夫……呜呜,让我说……”,卓玛还没有说完,就被蔺天宇拖走了。? ?

  我尴尬地笑了笑,感觉自己就是个局外人。虽然他们是兄妹,但是给我的感觉却更像是一对情侣,而且卓玛是藏族,蔺天宇却是北京哪里治疗白癜风比较好汉族,这些疑问我都不得而知。? ?

  3? ?

  从那以后,原本蔺天宇和卓玛的二人行,变成了三人帮。我也很幸运的分到了他们的班上,或许是老天眷顾我,几个人的兵荒马乱,总比一个人的孤军奋战好。? ?

  人是群居动物,一旦拥有了自己的社交圈子,就会从潜意识里形成一种习惯。那时的交通并没有现在这般发达,很多孩子甚至都没有出过大山。他们对外来事物有着莫名的好奇和排斥,所以除了他们两个以外,几乎没有一个人愿意搭理我。而我也享受这片宁静,躲在角落里舔舐伤口。? ?

  “诺诺小美女,你帮我补习英语好吗,死木头每次给我讲课都要收利息,害我都不能专心学习了。”在期中考试后,我不负众望的成为了年级第一,将蔺天宇抛了一大截。而在成绩单出来时,卓玛也果断抛弃他,眼泪汪汪的投奔我。? ?

  蔺天宇毫不犹豫地踢了一下她的书包:“原来始乱终弃说的不仅是陈世美还有你,诺诺不准给她补课。”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走? ?

  “两个冤家,要不你们打一架吧,谁赢了我听谁的。”我嬉笑道。? ?

  两道寒光瞬间朝我射过来,蔺天宇不怀好意的说:“卓玛,我们谁先捉到诺诺,谁就赢了?”? ?

  我本以为卓玛会拒绝他,但是没想到,她狡黠一笑就扑了过来:“好呀,我先开始了。”? ?

  “你们两个没有原则的家伙!”我也跑了起来,枯黄的树叶在风中打了一个又一个旋儿,落在我们的脚下,晚霞映照在一张张肆意青涩的笑脸上。? ?

  那时小城里还没有红绿灯,路上车子又少,我只顾着和他们追赶,没有注意到迎面而来的三轮车。这天路都是下坡路,车子根本停不下来。我惊恐地看着,大脑一片空白,车子向我冲来的刹那,我被拉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? ?

  “诺诺!平时挺聪明的,怎么愣在哪儿了,还好没出事……”我抬头看向他,明亮的眸子充满了劫后余生的担心与责备。? ?

  我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摸了摸他的眼睛:“你的眼睛好好看。”? ?

  他的脸红的像天边一际未落的晚霞,两颗心扑通扑通地跳的失去了规律。? ?

  “小诺子,没事吧!”? ? 白癜风治好需要多少钱

  看到卓玛朝这边跑过来,我急忙挣脱蔺天宇的怀抱,“没事,还好你哥即使拉住我。”? ?

  卓玛抱抱我,“还说没事,脸都吓红了,诶,死木头你的脸怎么也红了,胆子真小。”? ?

  蔺天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基地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QQ|手机版|学习基地 ( 赣ICP备17008572号 )

GMT+8, 2019-8-20 16:45 , Processed in 1.080083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?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